尼斯贝深入核辐射区

英国籍摄影师达伦·尼斯贝详述他是怎样勇敢地面对核辐射、坍塌的建筑和野猪的潜在性袭击,数次深入切尔诺贝利进行红外拍摄的故事。

任务档案

任务执行:达伦·尼斯贝(Darren Nisbett)

任务内容:用红外影像描绘切尔诺贝利。可怕的核事故已过去了四分之一世纪,那里的景观仍然扑朔迷离,在今天,它依旧影响着这个地区的人们。“我对在狩猎旅行中拍照不感兴趣,”达伦说:“我对历史和衰败的题材感兴趣。”

任务地点:乌克兰的切尔诺贝利

任务装备:佳能EOS 450D,配有695nm红外镜改装,佳能EOS 5D Mark II,佳能EF-S 10–22mm f/3.5-4.5USM,佳能EF17-40mmf/4L USM,佳能EF24-105mm f/4L IS USM

请为我们描述一下当地的场景。切尔诺贝利真的是我们所想象的那样荒凉吗?

我第一次去那里,并不知道会碰上什么。我对那个地方怀有敬畏又深受启发,那是很有吸引力的地方。我从来没去过一个如此真正意义上的静寂之所。即使你走到英国某个并无熙攘人群的地方,仍然可以听见鸟鸣或其他形式的背景噪音。但是在切尔诺贝利,几乎没什么小鸟和野生动物,一切皆为静止。走过完全废弃的街道和建筑,脚下是碎玻璃和瓦砾,你会深有感触并为之动容。

我第一次去的时候是在8月,时值夏末,依旧是百花盛开的季节。第二次造访的重点集中在建筑物,更多次使用红外线装备来拍摄。这是在春天花开之前,我就是为了看看在不同的季节当地会是何种景象,结果是那里显得更加寂静荒芜。拍出来的照片气氛更加颓败, 空间感更为明显。那里的冬天则是十分严酷,在很多老式建筑里还有水滴落的声音,听起来非常诡异。

是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去切尔诺贝利呢?

你需要提前申请许可证。在英国有几家公司得到授权可以为你解决这个问题。我与一家叫做路邦旅游(Lupine Travel)的公司一起去的,这个公司负责组织国内外的旅行。如果你去基辅并且足够早就提前预定的话,也可以获得许可证。在乌克兰有四个旅游经营公司,他们可以带你去切尔诺贝利进行一天的旅行,而且能带你到污染带附近的一些地方去。这些旅行更倾向于教育类而非游玩类,他们利用从旅行中赚来的钱建立了一个博物馆和纪念雕塑花园。

你是否担心核辐射的问题?

参观过程中,会有一个导游时刻陪伴在你身边。导游带着一个盖革计数器——就是一个便携式辐射测量仪,在你拍摄时它会一直叫个不停。一般而言,在一定限定范围内的辐射是安全的。你会发现在这里的辐射程度是在基辅的两倍。在去切尔诺贝利的两天行程中,所受的辐射量可能与你经过一两次机场安检机器所受到的辐射量等同。而在当地工作的人工作六天然后休息六天,这样可以让受辐射量最小。

有时候,虽然你想去拍摄一个题材, 但此时辐射仪叫个不停,你就会退缩了,然后想: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进行拍摄呢。通常让辐射仪反应强烈的一般是金属物体,因为金属吸收辐射的能力比混凝土和树木更强。废弃的机器如果曾经在发电站运送过放射性材料,那么就真是很有趣的拍摄题材了,但是你不能太靠近, 因为它们仍然具有高度辐射性。

除了辐射之外,拍摄中的其他主要困难是什么呢?

通常是建筑物理结构的潜在危险。在破旧的被遗弃建筑内,你正走过将要坍塌的地板,举手投足必须非常小心。有好几次我必须从窗户爬到阳台,也不知道混凝土是否可以承受得住我的体重。

另外,当然不存在像电梯一样的便利条件,那都是妄想。第一次旅行中,我们到达了一个16层高的公寓楼顶部,我必须爬好多级台阶。当时我带着的包里有一个三脚架、两个相机、 闪光灯和镜头, 累得我腰酸背痛。

我们也可能会遇到野猪。很显然,在过去的25年里,野猪在切尔诺贝利繁衍增多,因为没有人猎捕它们。

幸运的是,我们在旅途中没有见到任何野猪,但是我时不时地会留意它们的踪影。

你为何使用红外拍摄?

高速红外胶卷拍摄能产生噪点和晕轮效应。我想在照片里模拟这些特征,所以使用了改装的数码相机。不管怎样,我拍了很多红外照片,初抵当地我充满了好奇,因为考虑到植物绿叶比混凝土或者木头更易吸收辐射,所以想知道受污染的叶子与没有污染的叶子是否看来有所不同。结果表明当地内外的植物没有实际的不同,但是我发现红外摄影对灰调景观以及苏联风格的斑驳混凝土建筑物有很好的表现效果。那里有巨大的公寓楼,在公寓楼里,树木生长穿过地板,很多植物透过窗户蜿蜒伸展。红外摄影能够很好地强调叶子,在画面上制造了对比效果。

你使用怎样的相机设置进行拍摄?

我用的是改装相机,所以在变换光圈方面没有什么优势,因为光圈超过f/8便保证不了需要的画质。在某些情况下,超过这个值会产生内反射,这会在图像中生成过曝点。所以我大部分的照片,都是以f/8左右的光圈进行拍摄的,如果我需要用较快的快门速度,我会用稍大一些的光圈——尽管如此,我从不使用大于f/4的光圈。

当我使用装了中性密度滤光镜的佳能EOS 5DMarkII(非红外)时,我使用f/5.6的光圈,ISO800曝光约三秒钟。长时间的曝光会让树木和天空产生动感效果,从而为照片效果增添了戏剧性。

你使用什么后期技术来营造紧张、颗粒感的效果?

后期的红外效果基本不能用,因为数码红外效果会让天空变成深红色或者橙色,叶子变得太绿或者呈蓝色,但是这为我提供了良好的工作基础。我的后期处理最初使用Adobe Camera Raw内的传统调整选项,通过这个选项我可以设置一个较低的默认白平衡,在红外照片有限的调控板上可以更多地加以控制。然后,我把原文件转化成灰度,使用HSL/灰度选项卡下的颜色滑杆,强调影像的质感。滑杆的运动会影响图像的原始色彩,可以依靠移动滑杆的方向来调亮或调暗色调。

接下来,我会使用曝光度选项、阴影控制选项和清晰度滑杆来将混凝土部分调暗,将叶子部分提亮。我加了一个黑白噪点的图层来加重天空的颗粒感,利用Alien Skin’s Exposure插件来添加光晕的效果。这听起来像是十分讲究技巧且复杂的模仿方式,但最终照片的效果看起来确实像用红外胶卷进行拍摄的。

你如何让自己的构图与传统风光照片拍摄产生不同?

我拍了很多广角的作品,同时也有很多特写镜头。我真的深深地受到这里建筑的吸引,这里有很多建筑,在这里我想强调苏联时代建筑垂直的线条和它们的厚重感。

你觉得我们对切尔诺贝利产生的最大误解是什么?

切尔诺贝利有很多来自科学领域和安全服务领域的工作人员。我到那里的时候,最令我触动的事就是,他们非常热忱地工作,尽管发电站的核泄漏还在继续。他们目前必须建造一个石棺来封闭住十年前所造的石棺,但是工作人员们都很乐观。另一件事就是, 切尔诺贝利在今年日本的核电站事故前早已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和关注,但事实上,它仍然出现在乌克兰的每日新闻里。

图片说明:

01. 一个孩子用的防毒面具放在一张撕裂了的俄罗斯地图上,这是反映切尔诺贝利事件,有很强烈象征意义的画面。

02. 当年人们被迅速撤离,所以很多日用品仍然被留在家中、医院、公司等场所。

03. 晨光照到托儿所内的小双架床上。

04. 达伦尝试在不坚固的地基上进行拍照时,衰败的建筑可能会对他造成安全威胁。

05. 普里皮亚特河周围被遗弃的军用车辆。这些金属物体保存着高度的辐射,接近的时候一定要小心。

06. 标志性的摩天轮——这个游乐园本该在切尔诺贝利事件发生的数天后开放。

07. 城市旅馆屋顶上生长的植物,锈迹斑驳的字母招牌俯瞰着整个城市。多年来,大自然侵蚀了大部分苏联时代的建筑。

08. 被植物紧紧缠绕的旧电视机,红外摄影技术在这些草木上产生出有趣的效果。达伦很好奇,他想看看二十五年来吸收了辐射的植物是不是与正常的植物有所不同。

09. 电脑游戏 《使命召唤》 曾经使用过这个空池子作为游戏的一个场景。

10. 曾经一度纵贯穿越过苏联的锈迹斑斑的大火车和货车停靠在车站。接近它们的时候必须注意盖革计数器的反应,以免暴露在它们吸收的辐射之内。

11. 在一个小店周围,在混凝土上闪烁着白色的光,那是带有辐射的苔藓。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民生专题,转载请注明出处:尼斯贝深入核辐射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